网站头条:
您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列表
我骄傲,我是文科生 时间:2017-04-21 17:36
 
我是文科生
 那年高一毕业前,就知道高二的惯例要分文理科,我决定学文科,在心里坚定不移,这有我的热爱,也有我物理化学成绩的迟迟不前。听老师讲我的化学63分还有被照顾的嫌疑,物理的75分是实实在在的。我陷入迷茫,因为“史地”要重新学,初中学的早已忘记。我的目标是考学离开农场,因为我改变不了大环境,只能改变自己。
 
         高二刚开学就知道分班在即,听说文科要分出个重点班,选拔的是高一各科成绩都在80分以上,我踌躅满志梦寐以求,因为按我的成绩没有入围资格。我渴望喜从天降,因为我在校算小有名气的“文豪”,这是师生共知的,每一次的周一学校的大黑板上都有我的稿件,更有发在《黑龙江日报》上的一篇文章,引来全校的轰动。那天中午,我正在教室吃饭,上海知青陈老师笑盈盈的走进教室,喊我到办公室,我忐忑不安的随从,猜测不会有屎盆子扣到我脑袋上吧?在路上,她露出稀奇的表情,又夹杂着一丝微笑地问:你给我写表扬稿啦。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疑惑的看着陈老师。来到办公室,她站在桌子前面,好像故意挡着什么,嫣然一笑地说:你有好事,但必须告诉我,我才让你知道。我疑惑不解的回答:我很少有好事。她提醒我说:你投过稿吗?我恍然大悟的想起,不过都是20多天的事,投完我就若无其事的认为泥牛入海,因为我只是爱写,不会再想大大的报社能把我一个学生当回事。
 
         谈起投稿,那还是初三的某一天,父亲一个爱投稿的同事到我家串门,谈起了我的作文,说投稿不用贴邮票,在右上角画个邮票框,写上“稿件”二字即可,我好奇投稿还免邮资,还学着把自己的名字顺序颠倒当笔名,在灯下写作文,又小心翼翼地仔细检查后,在上学的路上放进邮筒,那种幸福感不亚于成年媒人的告知见面。初三毕业以后,有个老师路遇提起,报社给学校邮了5元稿费,查无此人后退回,我问名字得知是我的笔名,我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   这次投稿也是心血来潮,想到陈老师提醒,内心还是有点洋洋得意,不过还是压抑表情。 陈老师说:你是不是表扬我,上海知青都返城啦,我还坚守在农场教学。我说不是,是一篇“我的理想”的作文。她幽默地说:我批评过你,你记仇也不会写我。我们对视的笑起来。陈老师苗条漂亮,干净利落,有大都市人的风采,她比我大十岁,心态和我差不多。她返身拿出信封,让我当面打开,她好看看。我轻轻的撕开掏出,让她看。信纸只几句话,你的稿“我的理想”发表在某月某日的报纸上,稿费随后寄出。我离开办公室兴奋无比,进教室就喊,引来同学的围观羡慕。第二天全校就传开啦,认识不认识的同学在食堂或校园的路上都冲我指指点点,让我心中有一种自豪。有一个临时代历史课的郑老师,站在讲桌上问:李同学是哪位?我疑惑不地站起来。他说就是你在报纸上发表作文啦。我回答是。
 
        没想到,文科分重点班,郑老师竟是班主任,因为我的入围资格,教务处还研讨,有个领导提出每科80分以上是一个尺子,不能特殊。郑老师固执己见说,文科没有物理化学,以记忆为主,李同学这么优秀应该破例,我坚持。教务处考虑他是班主任等因素照顾了我。这些细节都是我后来知道的,但坐在重点班的教室里,听郑老师私下嘱托我要好好努力考上大学,你的进门费了一些周折。如果那次进普通班,我会失去一些宝贵的时间,因为大多数是混,课堂秩序很差,哪有仅21名同学的重点班废寝忘食孜孜不倦。
 
       当我拿到了盼望已久的高考入学通知书,我感恩的买了烟酒看望郑老师,感激他的萍水相逢鼎力相助。我来泰山工作回去探亲,还看望了郑老师,他老了,头发白了,话语不多。郑老师的那次帮助让我刻骨铭心,因为进文科重点班加大了我的求知欲和必胜的信念。
 
       人生有很多时候,需要自己有准备的尝试,也需要好心人扶持。成功给人的机会有时就是一次,错过了就是过错。这些年虽然没有大起大落,但还是很快乐,因为我喜欢阅读写作,它给我的是一种精神。我骄傲,我是文科生。